当前位置:adlink.cn时尚色伍月他们正为任性埋单邪恶校园
色伍月他们正为任性埋单邪恶校园
2022-11-04

4月9日,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发生暴力驱逐乘客下机事件。朱慧卿/视觉中国

近日,美联航野蛮对待亚裔乘客一事迅速引起强烈震荡,来自各个方面的声讨和抗议声不绝于耳,据称在白宫请愿网站上的签名者已经超过10万人。或许对于很多中国人甚至是华人社会来说,涉事医生被乌龙的“华裔”身份,是吸引眼球的重要因素,但真正撬动人们心灵的东西,可能会更加深沉。

事件一出,有些人有意无意地围绕“超售”说事,在超售是否合理合法这个问题上兜圈子,好像只要超售行为没有问题,一切就都万事大吉了。这种很有些掩耳盗铃味道的说辞,显然难以服人。王顾左右而言他,实际上并未起到将别人的视线移开的效果。而且后来的信息表明,当次航班只是满员,并没有超售。

于是开始讨论在航班满员的情况下,为满足美联航自己员工的搭乘需求,是否可以要求乘客改乘其他航班。答案是,这种行为是制度和章程所允许的。

我们暂且假定这种“员工至上”的所谓制度万分合理,单独来看制度的落实问题。员工要搭乘,乘客就得改乘,那么谁来选定需要改乘的乘客?依据什么选定?在什么时间选定?这些都是需要回答的问题。如果章程有明确合理的程序设定,自然就要追问,这样的程序有没有被执行?而如果程序给了相关工作人员凭主观好恶来选择改乘乘客的权力,那就必须反问,这样的程序有什么意义?因为程序的价值,很大程度上在于人们可以借此作出相对确定的预期,如果不能通过合理预期而获得应有的安全感,每个人都有可能“情绪失控”。更遑论法律不外乎人情,在已经正常登机的情况下,以毫无尊严的方式被“请”下去,面对这个情绪失控的亚裔医生,任何法律制度恐怕都难以自圆其说。

所以很难绕开乘客的身份问题。事实上正是该乘客的少数族裔身份,引起了如此广泛的关注和讨论。落实“员工取代乘客”制度的任性粗暴,已经让人们有理由认为,这里面有相当程度的种族歧视因素,而美联航事后一系列回应的态度和处理问题的方式,更是加重了这种因素。这就不仅仅是一个执行制度偏差的问题了。这个时候如果仍然拿“制度允许”当挡箭牌,就未免有些可笑了。

紧接着就有消息披露出来,该名亚裔医生有犯罪前科,并曾被判刑。但是很显然,这不能成为为美联航辩解的理由,因为此时此刻,这个人只是一个通过合法途径买到机票,并已经正常登机的乘客。以有尊严的方式乘坐或者改乘飞机,是权利。只要此时此刻没被认定为恐怖分子或者是被警方追查的犯罪嫌疑人,这种权利就不应当无端灭失。这与他是否有犯罪前科无关,与他的肤色是白的、黑的还是黄的,也不应当有任何关系。

事已至此,一再调整的解释口径,也难以改变很多人抛弃美联航的选择。每个人都是理性的,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,美联航已经开始为自己的任性埋单。

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国家都是令人遗憾和痛心的。在威风凛凛高喊人权的美国,尤其如此。